山东省反强制拆除死刑案件重审死刑缓期执行激起公愤

山东潍坊的农民丁汉中今天在重审他的抗拆死刑案件中被判刑。法院认定他犯有故意杀人罪。死刑被减刑为死刑,缓期执行,减刑。

这一判决在网上激起了公众的愤怒。

家人也呼吁上诉。

早上,法院周围地区戒备森严,支持公民在遭到地痞流氓殴打和虐待之前被特警驱逐。

10日上午9时30分,山东省潍坊市中级法院重审丁汉中抗拒强制拆迁并造成两人死亡的案件。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去潍坊中级法院支持丁汉中的人被特警驱逐出境。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站在法庭对面。

然后“地痞流氓”也推搡和威胁他们说脏话:“& 8230;& 8230;滚出长乐,否则你会被埋在某个没人的地方。

丁汉中的女儿丁于哲也向记者介绍说:“今天,许多特警、武警、公安和国家安全人员被部署在法庭面前。

他们看着这些地痞流氓追逐、殴打和支持市民。

法庭直接宣判,持续了10多分钟。

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称,丁汉中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潍坊市检察院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故意杀人罪指控丁汉中,指控成立。

判决书还说,丁汉中的作案手法特别残忍,犯罪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人身危险性极大,应受到严惩。

鉴于施工人员应对此案负责,丁汉中的死刑被减刑,但刑期有限。

丁于在听证会前说:“虽然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我父亲和我们的家人?不过,我一定会一直坚持到天亮,谢谢你的持续关注、支持和帮助!”此前,丁汉中的辩护律师张余伟表示悲观:“当1月份举行的再审不需要额外证据或传唤证人出庭时,即再审是基于原始证据和材料,因此很难说将如何做出判决。

“法院判决后,丁于告诉记者,结果是不可接受的。

“我父亲受了委屈,他是正当防卫。

他们来到我们家,拆毁我们的房子,殴打我父亲。他们不仅没有追究彼此的责任,而且还判处我父亲死刑,没有减刑。这只是一个骗局。我们将在十天内上诉并战斗到底。这是他们非法的陷害。

“记者给两位辩护律师打了几次电话,当时网上彩票销售将恢复,无法联系到他们。

今天的判决在网上引起了公众的极大愤怒,许多人公开表达了他们的不满。

有人说,“我建造的房子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代了。当你来说你想拆除它时,我不同意。你打了我,我反击了,你说我犯了罪。

我成了罪犯,但你成了受害者。

这个繁荣的时代!北京市民“嬴政loli”表示,判决完全不公平。

“非法入侵和破坏他人的财政,以及在入侵和破坏过程中使用暴力、有组织犯罪,而受害者又无法辩护,那么如何保护普通中国人的财产呢?有没有法律可以保护普通人免受财产侵犯?受害者能在多大程度上为组织辩护?如果暴力不能被使用,其他人能组织这么多人和机器来阻止它吗?政府默许了对普通人的侵犯!作为侵略者,政府可以打着拆迁的旗号,逃避法律责任,非法侵犯他人财产,而不阻止警察判刑或办案。这是什么样的法律体系?”北京市民也质疑潍坊中级法院:“这种做法和黑社会的定义有什么区别?丁汉中的案子因谋杀被判死刑。从法律角度来看,强制拆迁人员拆毁房屋、殴打他人,带头侵犯产权和人身安全,挑起事端,导致不良后果。为什么在审判这个案件时没有严格的法律逻辑?在多次遭受殴打和言语暴力的过程中,受害者造成了过度的情绪。为什么他不能像精神疾病一样免除刑事责任?没有合法证件,非法人员破坏他人财产,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一家之主能像美国一样,在警告后有权射杀侵略者吗?

无锡的许海峰女士也告诉记者:“我认为丁汉中是一个抗击暴力的英雄。”。他面临强制拆迁,这是正当防卫。

这是强盗的逻辑。

我们对这一判断非常生气。政府在哪里可以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如果老百姓反抗,他们将被判处死刑。

我们的家庭也被强行拆毁。我的两个母亲请求帮助。一个被判刑,另一个在黑监狱失明。

这只是暴政和法西斯主义的行为。

丁汉中的案例简要回顾了2013年潍坊市长乐县桥关镇丁家山村丁汉中及其母亲的家被列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的搬迁区。协议没有签署,因为搬迁补偿没有解决。

丁汉忠家曾被非法偷拆、强拆过两次,在他誓死抗争下才保住。丁汉中的家被非法拆毁,被迫拆毁两次,之后他为保住它而拼死奋战。

2013年9月25日,这座房子被非法暴力拆毁。几十名暴徒袭击了丁汉中和丁超的父子。

在半小时内,他们向警察打了5次110次电话,警察没有晚出来。

当一个暴徒用铁锹把丁汉中推到他头上10厘米处,血流如注时,那个暴徒喊道:“杀你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他被迫拿起镰刀自卫,导致黄忠泰和黄国厚被杀。

2014年7月28日,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丁汉中死刑,立即执行,并给予民事赔偿。

丁汉中对此决定提出上诉。

2016年4月,山东省高级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以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2017年1月17日,案件在长乐县法院郊区法院审理。

律师认为丁汉中无罪,必须被定罪。最多,他是过度防卫,犯罪不会死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