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应有战略决心

过去两天,东学人民币汇率呈现强劲势头,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超过6.8元,离岸人民币接近6.73元。

6月1日上午,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为6.8090元,较前一天的6.8633元上涨543点。

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涨幅是1月6日以来最大的,也是半年多来最高的。

人民币汇率突然上涨、外汇市场不透明的原因主要是猜测,但离岸市场人民币利率飙升可以部分解释这一问题。香港离岸人民币隔夜同业拆息上升2174个基点,至42.815%,这是自1月6日以来连续第二天大幅上升,创下新高。

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在一个周期上升至19.59333%,两个周期上升至13.91%,一月份上升至10.57%。

这至少表明,抑制香港的动手能力空是本轮人民币升值的基础。

许多人猜测,人民币汇率的上升是对穆迪此前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的反击,包括在人民币报价中增加了反周期因素,但作者推测这不应是主要因素。

对抗穆迪评级的唯一有效证据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前景,而中央平价改革等重大事件必须是一项长期酝酿的政策,不能在短期内仓促做出决定。

事实上,人民币汇率问题仍然是一个经济发展问题。更具体地说,外界担心的是政府对债务的控制。

中国债务的发展是近年来为稳定经济发展而形成的,这与货币政策有一定的关系。例如,自2014年以来,随着外汇进一步下跌,央行通过市场反向回购和再融资降低了市场利率,最终导致金融机构信贷扩张。

中国的货币政策非常难,因为大量存在预算软约束的主体,比如占有大多数贷款资源的国有企业和主导基础设施投资的地方政府,连金融机构大多数也是预算软约束的,这样的市场主体很难传导货币政策目的。中国的货币政策非常困难,因为有大量主体受到软预算约束,如占据大部分贷款资源的国有企业和主导基础设施投资的地方政府。甚至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有软预算约束。这种市场主体难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

然而,为了稳定经济增长、规避金融风险,央行近年来的创新包括:采用多目标货币政策体系,而不是世界上大多数采用的单一通胀目标体系,保持货币政策的灵活性;他没有坚持“不可能三位一体”的理论,但在实践中,他经常选择有限资本账户开放、有管理的汇率浮动和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独立的中间状态。引入SLF、多边基金和PSL等创新工具来管理流动性,但没有如期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就汇率政策而言,进一步加强资本管制和对汇率进行中央平价指导至少迄今为止是有效的。

但对于这些金融创新,央行领导人作为决策者有着清晰的理解。

央行行长助理章小蕙最近写道,货币政策作为管理总需求的工具,在维持金融稳定方面存在局限性,在金融深化后变得更加突出。

她指出,尽管金融市场调动了国内外资源,但凡事都有利弊。随着金融体系的杠杆作用、相关性和复杂性不断增加,金融周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偏离经济周期,金融体系内部不稳定带来的风险也相应增加。

因此,她认为,需要在金融监管框架中增加一个新的支柱,对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杠杆水平进行宏观、反周期和跨市场调整。

例如,无论是2016年之前实施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还是2016年以来实施的精神创伤和痛苦,核心理念都是信贷投放应与宏观审慎要求的资本水平挂钩。核心指标是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考虑到各种金融机构的系统性重要性、稳定性和经济繁荣。

这些工具的创建非常微妙,但自今年以来,这些工具的市场反应是利率飙升和一些过度杠杆化金融机构的违约风险,这迫使正在增加的监管政策被撤销。例如,债券收益率曲线最近开始陡峭,表明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可能会结束。

这是什么意思?尽管监管一直是灵活和创新的,但创新空进一步缩小。

如果监管没有一个具有深刻和广阔视野的战略布局,并且只在某些领域有效,这些微观政策很可能是不一致和相互矛盾的。

发表评论